游牧。

關於部落格
我不討厭草原,只是羊群已漸行漸遠了。夕陽。
  • 9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種宣示。

 雖然我有種錯覺就是。大家都已經明白了吧?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以前總會拚命要求知道的人,別說出去。
 是種幼稚的心態嗎?怕人家把我當孩子看,怕人家因為年齡的差距而看不起我?
 
 說真的我也不曉得。
 
 也因為我不曾講明過,剛認識我的網友有些人喊我姊姊。
 甚至有人問我要考大學了麼?還是高中幾年級了呢?
 我在現實生活中也不乏這類問題。
 某些初次見面的長輩都會問媽媽。 女兒今年是高中生嗎?
 這時候我會有點尷尬地說不是。
 但不知道為什麼,在網路上,我無法馬上否定,常常敷衍幾句就跳開年齡的話題。
 
 與我熟稔的網友。
 有大學生,甚至有已經是社會人士(剛認識時是大學)在工作的,其餘全是高中生。
 至今沒遇過年齡比我還小的。
 而在網路上發表任何言論,就極其自然地避開了關於年齡的問題。
 或許我淺意識是刻意的。
 
 不論長相是不是真的很蒼老(炸),亦或著是從小就過度發育。
 有人說我的思考模式很超齡,太過老成,比起同年齡的朋友或同學我也感到自己很不相同。
 但不相同在哪裡?比較多愁善感還有呢?
 稍做整理,我仍然認為自己是幼稚的。
 要不然我掩飾什麼呢…
 
 
 我今年是國三生。
 
 
 許多人開始閉門苦讀起書來,準備明年一月的大學學測。
 然後我正在準備幾乎快一年後的國中基測。
 大家都嚷嚷著自己老了。我卻好希望自己趕快長大。
 好讓大家對我的印象能跟真實的年齡符合。
 
 現在也不准自己再想這些了。
 讀私立國中快要三年,時間怎麼比歡樂地該死的小學還要過得快?
 我現在還優閒地在難得賺到的颱風天打著網誌,下一秒的我該不會就坐在基測考場汗流浹背?
 
 我不喜歡讀書。可以說討厭也不多餘。
 
儘管如此還是得讀,除了我個人無聊自尊心問題,還有外婆晶亮的雙眼。
 
 臻臻也有北一女。
 
 她說著平時令我聽都吃力的台語,這句話我卻意外地很快就懂了。
 
 雖然我對自己的成績有八成的信心,但未來變數卻讓這樣的信心不穩固。
 現實是如此,就像我現在安然坐在這兒聽風聲雨聲,卻有人門外堆滿沙包在擔憂水的侵擾。
 究竟現實會賞我一個盡全力的耳光,或給我一個沒什麼溫度的擁抱呢?
 我不敢誇口說包在我身上。
 所以我一笑置之。
 我唯一能夠保證的是--
 我會連同自尊、外婆的期盼、同學喊地幾句資優生拚下去。
 
也只能這樣了。(笑)
 
 
 暑輔的日子,還感覺不到多重的壓力。
 黑板旁邊沒有倒數的數字,沒有「建中北一不請自來」之類看似搞笑的標語。
 三年級,不能上課冥想、不能無聊拿小紙條亂傳亂寫小傑寧次的名字、隨便對斜後的瑈瑈眨眨眼。
 (我發現這兩年來我上課都不是很專心XD" 啊啊除了國文喔。)
 
 還記得剛上國一把就將及腰的頭髮給剪短(長髮是我的生命啊…)
 因為學校有髮禁,所以我積了很久的怨念,恨不得趕快上三年級畢業後重回長髮的懷抱。
 現在,已是三年級又有些怕辛苦。
 昨天和媽媽要了藥布敷在肩膀上,已經痛得連藥布都不怎麼起作用了。
 才過了三個星期的國三生活,書包就足以殘害我了。
 矛盾啊矛盾…
 
 
 星期六看完《刺客聯盟》搭五點多的公車回家。
 到家的前幾站遇到兩位小學同學。
 他說他怎麼叫妳妳都不理。他一臉無辜,她一臉笑意。
 哈哈不好意思…我壓根兒沒聽到任何喊我的聲音啊。(汗)
 稍微聊了理想學校。又提到以前那個總是與我拚第一名拚的你死我活的男生,要轉學了。
 聽說是交了女朋友課業下滑。
 沒由來地有些遺憾,但在聽到慧文課業有起色後我的遺憾少了一些。
 上次同學會沒去參加很抱歉。
 希望他校的你們明年也有亮眼的成績喔:)
 
 溫馨P.S 刺客聯盟若非裘莉的大Fans,建議等電視播出噢ˇ(毆爛)
 
 
 好像又偏離主題了呢。(遠目)
 發表這篇網誌不是來道什麼別的喔,我不會消失。(吐舌)
 
 
 算是一種宣示吧。
 提醒自己。
 這樣將要進入高中的備戰狀態。
 這樣有些尷尬的時期。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