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討厭草原,只是羊群已漸行漸遠了。夕陽。
  • 99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瞬息。

   零三年的今天,和當下。  我走來了,然後領悟到一件事。其實。    ──我們都沒有勇氣與力氣,去推離改變以及  瞬息。    我遺忘了很多人很多事,卻也留念了很多人很多事。  顯然的,我也為很多人很多事所遺忘。卻不知道被誰被何給留念了。  所以現在的我。  已經怯於去尋找失聯已久的人,怯於去打聽那人對自己有什麼印象。  害怕自己是多餘。    以往的家族界,以往的網友之間。現今,冷漠開始成為了代名詞。  我想過責怪現實的迫害,逼迫我們離開這個不可思議的世界。  當它僅是一場夢。  回憶起過往,再環視現在,好像再自己賞自己耳光。  我很失落,發現自己被任何一人遺忘的時候。時間要你清醒,不准許留念。    (我們是跌落時間狂肆流水裡的撈月人,過去是水中月。)    上即時通的時候,我不會首先去敲任何一個人。  除非有什麼再重要不過的事不可。很多人說,沒有來找我聊天,是因為怕打擾到我。  我也是。  我們隔著螢幕等待,等待對方有個空閑來叮咚一聲。  可惜我們站的立場相同,所以遲遲沒踏出那一步,去喊住對方。  默默的下線後,接著又有人離開。    常常呆坐著想起以前大家互相打擾的日子。  然後嘴邊自顧自的笑。下一秒再張望,換來的又是些難熬。  到最後我們就會開始責怪對方的不聞不問,責怪對方的刻意冷落。  但這都是無可避免的。  最終的最終,那些最熱情最熱情的人,也被逼的要冷漠。    (努力地將明月於水中捧起,卻發現它在手心一點一滴,流失。)    還記得。零四年對製圖還不熟悉的我認識了神月姊。  通靈鼎盛的時候,我開始碰觸製圖。她讓我學了很多。  可愛又好笑的是,當時使用諧音文的我們,如今如此排斥之的我。  她決定要離去的時候。  過不久,我便開始得了很多製圖比賽的榮譽,很感謝,真的。    還記得。零六年的夏天,每天起床開機的第一件事就是奔往御斐格。  和貓仔大肆的惡搞一番,奔到繪圖聊天室,畫了一堆足以笑破肚皮的圖畫。  我想去回味的時候,才發現早被洗掉了。  不敢再回去那裏了,開SDB時要好的琴靈已經不太記得我了。  也不敢再和貓仔珊兒去餵小斐寶寶(把家族當孩子),他已經長大了吧。  有一天鼓起勇氣去詢問貓仔的部落格,得到的回應卻是空白。    還記得。零五年全年不休的指控魚姊的我和柳月姊。  仨人總是互項的稱讚,再互相的推卸。歷史訊息裡面已經消失無蹤了。  現在魚姊在新竹園區工作。  柳月姊呢?  不知道。除了不知道又能怎樣呢?雖然她還是那麼熱愛多啦A夢。  那葉王大人呢…?    還記得。有那麼一陣子常往千翕姊家族跑。  論自己關於BLEACH配對的堅持,那時候的我本命是戀露。  現在成了浦夜。  在那裡認識了透透,再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她解散了原本的家族。  好不容易尋到了部落格,上個月留了言到現在…她又消失了。    還記得。虛像最快樂的時刻,小風風和月兒總是用討論區標題來吶喊。  洗討論區在當時還真是一大樂趣。  她們是我非常依賴的朋友,還有我們之間有的約定。  將要離開一年……我除了不捨也做不了太多。我只能暗自期許一年趕快過去。  卻又害怕去假設一年以後的情況。    認識很久也最親暱的是小聖,可是聯絡的次數相對於之前少了很多很多。  雨晴姊亦是(很開心前一陣子還有聊天…)。  藍晴……零五年的時候換了個暱稱,就沒再說過話。她的部落格我還偷偷留著。    小草和司令子,SDB解散的前夕鬧的不愉快。我一直愧疚於是因為我…  雖然他們應該忘得差不多了。  甜心(律歆)吶……很想念,卻不曾看到她在哪兒出現,恐怕是淡出網路了。    小MM和殘殘、小嫻嫻,唉,也找不到好時間能好好團聚。    越想越清晰的事情好多好多。  布版的時光很快樂,認識了不同領域的人,然後她們開始成為我新的依賴。  當初加入謎姬說實在的,跟布娃的相處並沒有很合諧。  我現在覺得是當時自己太尖銳了些。常常惹的不愉快。(應該是專圖的事吧…)  再布版因貪玩而組了一個楓之谷團隊,現在瓦解得比碎片還小。  雖然又開始再玩online game來抒發情緒。  但那隊長的角色被不明的刪除了。     血魂的記憶也白淨。  熱血的接龍文情結,我突然想起自己的角色都還沒出現。    上個月和喵喵頻繁的連絡至今,喵喵過得好麼?我慚愧得不曉得…。  忍舖的聚會,沒有了時間的我,也沒有了參與的機會。你們好嗎?  我已經不敢再談永遠了。  那彷彿大言不慚的宣言(其實我也不曉得到底是什麼。)    雖然,和桃桃一起直言過永遠愛大家。  雖然,和小嵐嵐一起堅信著時間吹不散我們。  雖然,對布娃說盡了未來無限天真與憧憬的話語。    我忘了那時候是用什麼心情與思考模式去說的。聽起來那般的美好。  其實我依然是希望永遠。  可是搶在永遠之前的,總是瞬息,我看見了它毫無迴避地走來。  有一天,毫無抵抗力的被征服。    (時間會宣判我們的抗議無效。沒人能赦免。)    我熱中余光中的散文,因為那扣住太多我的思緒。  「等你們老些,或許會握得緊些………和一些發酸的記憶。」  還稱不上老,徹底感覺到失去的我,此刻徹底的嚐到了記憶的酸味。    未來,我的感受會更深入,當我失去更多更多什麼的時候。    真唐突,竟然想起了我兒時最愛的玩具。  一隻褪色的皮卡丘。  我好像在多年前把它遺留在小時玩伴的家中。  你該是早把神奇寶貝玩偶給封箱了吧。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它躺在那裡。  我還來不及向你領回。時間就跑到前頭去了。  你一定忘了,也忘了以前是在我家的哪一處摔了滿頭包。  現在碰面,我們也視無所見了。  幼稚園的時候你跟我常常被身旁的人當作是一對,呵呵。  吶,我可不可以找一天,去把它給拿回來。  (隨波逐流。)    底圖是安娜。難過與悲傷時候所做的圖,總是跟通靈串聯一塊。   推薦一手陳綺貞的歌。(知道小嵐嵐也喜歡綺貞的時候,笑開了。)             【百分之八十完美的日子】            詞/曲:陳綺貞          我捕捉 精采的畫面          可是一閉上眼顏色就退掉了          我穿上 最舒適的T-shirt          可是一脫下來身體都僵硬了          我選擇我最想要的          可是一個人呢反而笑開了          我丟棄對我最好的          可是一關上燈全部都回來了          直到有一天 我徹底昏睡了          我太累了 我放開了          直到有一天 我失去了          太矛盾了          太狼狽了眼淚掉下來了        最近一直在尋找綺貞老師的專輯。聽說很多都絕版了。    最近喜歡上模范棒棒堂裡的小傑。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在這之前,我大概猜想不到吧。盡然會喜歡上。  我從來不曾去注意(還是排斥呢)的事務以及 人。  小梁去年給我看過寫真集,我才記得六個人的名字,現在也只知道這六個。  她現在喜歡林宥嘉,而我現在……。  不知道會喜歡多久呢。      留言回完囉,保持聯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